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王者荣耀之巅峰归来

第七百二十七章:情窦初开

  

“卧槽!卧槽卧槽!玛丽姐帅得飞起!卧槽!”

“三杀!牛逼!没想到玛丽姐居然木兰打得这么好。你看啊小高,你看对面的表情,哈哈哈。都懵了。真过瘾。那个傻逼火鸟还挑衅。被2:0了吧。”

“我猜队长肯定也挺紧张的,但你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对了小高,他不是收你为徒了吗?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吧。他教你的时候严吗?”

在lw主队客场挑战猎日战队的时候,远在东都的lw俱乐部中,青训队员们,正热切关注着这一场比赛。有的跟队员们在大厅看,有的则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看。

王默雷和高骏就躲在两人的寝室里观看这场比赛。

前三局被赵燃一穿三,两人看得都是心头积火。不过,看到团队赛的两局,褚谋褚泽玉都不上场,队伍还是顺顺利利地拿了下来,争了口气,两人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高骏在复写板上打下一行字,亮给王默雷看:“他现在还没教我什么呢。”

王默雷比高骏大四岁。

按理说,三岁以上的年龄差距,就能清楚地展现出双方在认知观念上的差异来了。不过,表面上看起来老实的王默雷,却是个十足的闷骚货。也就是跟高骏混得熟,他才能在他面前说这么多话。要是在一群人面前,他就又回到一种惜字如金的状态,就仿佛被高骏传染了失语病,根本不会说话似的。

在那位大美女钱以韵面前就更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

这就是为什么两个人会躲在房间里看比赛。只有在房间里,王默雷才会抢着说话,就好像是为了补偿自己对别人说话说得太少,或者是故意疯狂说话让高骏羡慕一样。

现在,要是有人闯进他们的房间里,看到王默雷这副模样,多半是会惊掉下巴。

比赛结束了。第二局团队赛的mvp,依然是给到了玛丽丹。而且,在赛后采访环节,玛丽丹也成为了被选择采访的对象。同样是玩边路,王默雷已经被今天玛丽丹在比赛场上的表现所征服。目不转睛地看完了采访,他还意犹未尽:“小高。你说,玛丽跟我,是不是挺般配的。”

高骏无语。半晌才写字亮出来:“神经病吧。玛丽姐是包副队的女朋友。”

“靠。我知道。我不就说说吗。包副队到底是个打辅助的,哪里会懂我们这些打边路的选手之间,那种惺惺相惜、英雄惜英雄的情感。哼。”

高骏继续无语。

相处这些天,他也是大概知道了王默雷的性子。这位表面上老实巴交,内心里闷骚得要死的家伙,实际上心地还是不错的。说这些话,也不会是带着什么恶意,更不会是真对玛丽丹有什么想法——哪怕是真有,借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那可是副队的女朋友。真闹起来,难道到时候褚谋还会偏袒新人不成?

看他不回答,王默雷话锋一转:“发什么呆?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钱大美女啊?嗨,要我说,钱大美女这样的,除了咱们队长,多半没什么人能搞定她。你,应该是没什么机会的。除非你跟队长学两招,或者,你能达到他那个层次。不过到时候钱大美女估计都嫁人了吧。哈哈哈。”

钱以韵。跟他们一样是青训队员,中单位置。在分队中,被分在一队,与褚谋、玛丽丹两位主队队员同组。而高骏,则在三队,与包兔生、骑士和褚泽玉分在一组。

王默雷则在二队。与乌贼、肉山同组。

王默雷之所以会提到钱以韵,是因为这些天来训练的情况。

主队已经出去打比赛,留下来的青训队,凑不出十个人,进行两组的组内比赛。所以,留给他们的任务就是,让他们自己组队,或打3v3,2v2,或1v1,或直接去打比赛服,跟其余的处在训练中的职业选手交手。

而在今天,钱以韵竟然主动找到高骏,想跟高骏组队,一起打2v2。

一个是中路选手,另一个是打野玩家,搭配起来倒是确实挺顺当的。问题是,青训队总共八名新人,为什么钱以韵偏偏就不找别人,找到高骏组队,打自由2v2?

还不只是打2v2。打完2v2训练之后,她中午还主动找高骏,邀请他一起打高星局组队排位赛。

这快要把众多男性队员们羡慕死了。

那可是钱以韵。长相有多好就不夸了,单夸身材。在这些整天就闷头打游戏的屌丝们眼里,从来没亲眼见过身材这么好的女子。标准s型,前凸后翘,蛮腰纤细,双腿修长。简直可以说是女神了。

比起红秋战队那样一支“女神”战队,钱以韵的颜值也是不遑多让。

这样一个大美女,居然主动找高骏组队?甚至还邀请她一起组排?

大家都是职业选手,排位打得都不多了,因为竞技强度跟不上他们的训练成果。这种情况下,一个人要打排位,还邀请私人打排位,说明关系已经是很要好了。

如果高骏不是个哑巴……

也就因为高骏是哑巴不会说话,众人才不至于因为钱以韵对高骏的突然示好而羡慕嫉妒恨。毕竟谁也不会觉得,钱以韵真会对高骏产生什么感情。以她的性格,更是那样。

身在此山中的高骏却比不这么认为。

认识钱以韵的第一天,他就在心里记下了她的名字。钱以韵。在得到钱以韵的邀请时,他兴奋得不能自已。比赛中,甚至还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水平。就为了能顾在她面前好好展示一下自己。

以钱以韵的形象,对这个年纪的高骏,具有着极其强烈的诱惑力。当晚,王默雷依然是像往常一样,看过了比赛之后,心情稍稍平复,就很快睡了过去。但,高骏却是躺在床上,想着白天跟钱以韵的经历,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为什么会主动找自己呢?

难道她对自己也有意思?可是,为什么她会对自己有意思呢?自己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哑巴,而钱以韵,怎么看也都不像在游戏中被自己保护过几次就对自己产生好感的小姑娘。这是为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