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农女不替嫁

203 信任危机

农女不替嫁 晓风趴月 4140 2019-03-29 09:06

  她以为她和梁元轩之间不需要任何言语上的解释,他都能无条件相信她。

  她做事向来独行独往,不跟别人多说,此刻被这么多人围观讨要说法就算了,梁元轩居然也是其中一个。

  她看着梁元轩道:“她想害我,送的鸡汤里面有毒,于是我让人把汤给她灌下去了,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总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偿还,就这是全部事情经过,至于你们信不信,我不在意。”

  “你明知道鸡汤里面有毒,不禀告给王爷听,却硬要高姐姐喝下去,这话说出来谁信?事情是在你院子里发生的,鸡汤当时到底有没有毒也是你说了算,我替高姐姐委屈!”

  梁元轩一个小妾站出来说话,不出片刻,旁边的人都跟着附和起来。

  “就是,退一万步说,就算高姐姐在鸡汤里下毒,王妃知道了不应该禀报王爷让王爷来处置吗?就这样私自灌高姐姐喝下,可见王妃的心肠亦是歹毒的。”

  “还望王爷替高姐姐做主!”

  围在一旁的小妾此时异常齐心,纷纷进言,她们脸上个个义愤填膺,好像自己只是为了替高姨娘伸张正义。

  梁元轩蹙着眉看向舒安安,没有说话。

  周围小妾的话他大可以不论,可刚才听到舒安安对自己说她一点都不在意他是否相信她,他的心莫名有一丝疼痛。

  两人在一起这几个月,从来都是他主动,她都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此刻被指控,他只需要她一句“你相信我”,都做不到。

  其实只要是她说的,他都会相信,可那种不被依靠不被信任的感觉,让人心空空的。

  舒安安见梁元轩蹙眉看着她不说话,心中冷笑,果然,他还是怀疑她。

  她心中顿生酸楚。

  自己日日相见夜夜相伴的夫君,此刻却听信旁人的话,质疑自己。

  这些日子梁元轩的陪伴和宠爱,让她差点迷失自己,还以为她和他能够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看着此刻的场景,她的心中只有嘲笑,嘲笑自己太容易动心,居然以为这样能够长久。

  王府的这些小妾,她隔几天就要应对她们耍的花招,之前从未下过重手。

  这次实在是把她惹毛了,才想要杀鸡儆猴。

  却没想到,如此便看清了枕边男人的心。

  她鼻子一酸,在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之前,转过身去,背对着众人道:“我舒安安做事从来任性,想杀就杀,想剐就剐,你们这些嚼舌根的最好小心点,否则别还没过今晚,就身首异处。”

  顿了顿又道:“从前是我对你们太过宽容,从今以后不会了,若是再敢来惹我,就不要怪我狠毒。”

  说罢,拂袖而去。

  这话一出,不少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小妾乖乖闭上了嘴,用害怕和惊恐的眼神看着舒安安的背影。

  还有一部分朝梁元轩撒娇道:“王爷,你看看王妃,简直没把您放在眼里,她这样跋扈,是蔑视您皇家的尊严!”

  “就是,这样专横狠毒的女子居然坐上了王妃之位,岂不是让他人笑话我们轩王府?”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都给本王闭嘴!”

  梁元轩想起舒安安刚才看他的那个眼神就觉得烦闷,此刻心里憋得慌,他在想,是不是真的太过纵容她了?

  在她的心里,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即便是每晚搂着她睡觉,她都是背对着他。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舒安安每次在他的手搂过来之时都会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笑容。

  只有他从身后搂着自己,她才能安心睡去。

  姜小念看看梁元轩铁青的面庞,又看看舒安安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追着舒安安而去。

  王府破事就是多。

  在她心中,这事就得怪梁元轩,没事娶这么多小妾进府干什么,每次来都得出点事,没个消停。

  众小妾在梁元轩吼了那句之后全都闭上了嘴,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王爷生气。

  从前虽然不召幸她们,却也没给过脸色给她们瞧,有什么需求都尽量满足。

  此刻看到梁元轩浑身散发着冷气,她们是真的怕了。

  “把她带到她自己的院子中去,严禁任何人进出。今日之事以后不许再提,本王若是听到外面有什么风言风语,唯你们是问!”

  梁元轩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回了自己的院子。

  管家得了吩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冲众人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散了?今天王爷吩咐的事情,你们别当耳边风,我可告诉你们,王爷虽然好说话,却不是个不讲规矩的人,若是惹恼了他,小心你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府中都是池管家在管着,这些小妾有没有恩宠他自然知道,虽说她们是半个主子,但没有恩宠都是假的,平常吃穿用度还不是他说了算?

  此时,王爷动了怒,他也就不必太客气,给她们好脸色了。

  众多小妾听到这话,朝池管家翻了个白眼,便都散了。

  其中一个穿着粉红衣裳的女子,临走前看了一眼跪坐在地上的高姨娘,嘴角微勾,拂袖转身走了。

  高姨娘在她走后,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她的方向,露出害怕又释然的表情,紧接着被侍卫带离此地。

  姜小念追着舒安安进了她的院子,只见她坐在树下发呆。

  走过去看时,她迅速背过身去,抹了抹自己的眼角。

  姜小念叹了口气,走过去道:“你说你,一个人在这哭什么,刚才这件事,只要你装装可怜卖卖惨就能让舆论倒戈的,你非要这么强势,明明是受害者,活生生被你整成了施虐者,你这不是自己找苦头吃嘛。”

  舒安安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姜小念知道她被冤枉心里不舒服,语气放柔了下来,蹲在她面前道:“我知道你在气什么,不就是觉得梁元轩没有帮着你嘛,可是你想想,那种情况下,你又是那种态度,你让他怎么帮?男人都是讲究面子的,你得撒撒娇给他一点面子,他才好站在你这边啊。”

  。顶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